深圳展 首 页
媒体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人:彭帅(总监)
展会咨询QQ: 321686641
手机: 18816558016

首页 新闻中心

新版特殊教育教材投入使用,给残障孩子点亮未来

第二十一届上海国际残疾人、老年人万博manbetx网站护理用品用具展览会于2020年7月1日至7月3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隆重举行。



新学期开学,又一批统编新教材在普通教育学校投入使用,成为热门的教育话题;相比之下,鲜为人知的是,新一版本的特殊教育教材部分科目也已经通过审查,各科编辑们多年磨一书,只为给折翼的残障学生提供更具时代特色、更加“定制化”的学习素材,为他们奠定更好的人生。


203fb80e7bec54e747a95b669f89ee554ec26ab3.jpg


培智——分科教材内容都呼应

上世纪80年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国出现了专门的培智学校。1987年,我国正式颁布针对轻度智力障碍儿童的《全日制弱智学校(班)教学计划》(征求意见稿)。根据教学计划,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90年至1993年间研发出面向全国使用的首套《全日制培智学校教科书(试用本)》。“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全国范围内面向培智学校学生编写的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特殊教育课程教材研究开发中心主任、培智三科教材总主编朱志勇介绍,“此次编写是时隔30多年来的首次。”

灵活性:用生活串起语数教学

为了让新教材更加具有实用性,2015年起,人教社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包括东部、中部、西部等地区的256所学校与教研部门展开调研。调研结果显示,256所培智学校中最主要的教学模式为分科课程教学和综合课程教学两种,基本上各占一半。朱志勇介绍,两种教学方式各有利弊:综合课程教学以生活适应为主旨,能很好地满足学生在实际生活中的需求,贴近学生生活实际;但是综合教学中所教授的学科知识不够系统,课程标准中要求的学科能力也难以落实。

“在我们看来,这两种课程方式并不对立,因此在编写新教材的时候,如何能让分科的教材兼顾学校的综合使用,成为我们首先需要考虑和解决的一大难题。”编写团队集思广益,提出了解决方案:先期投入编写的培智学校生活适应、生活语文、生活数学三科教材,采用以生活适应为主线、三科教材统一框架的形式。朱志勇解释说,三科教材都依托个人生活、家庭生活、学校生活、社区生活、国家与世界五大学习领域,以绘本的形式,构建出4个主人公以及他们的家庭,对三科教材中出现的内容主题、人物设定、活动场景等方面进行整体统筹、相互协调。

比如三科教材的第一课均以“我上学了”为主题,生活适应教材的教学内容为认识自己的班级,感受上课、课间等学校的日常活动;生活语文在这一课中引导学生跟读“教室”、“班级”等词语;生活数学则通过教室里的课桌上有1支笔、1个铅笔盒来认识数学中的“1”。

开放性:“基础”与“扩展”配合

多科教材的“相融”无疑增加了教材编写的难度。在生活语文教材主编徐勇雁看来,痛苦的磨砺下也有意外之喜,那就是为教材创设了更多可教的内容。

徐勇雁介绍,按照课标的要求,语文教材在1年级至3年级包括弹性目标在内识字量为100个以内,其中一年级上下册包括弹性认读目标在内,总共识字量为22个。因为识字量少,编排的课文相对简单,对编写者的难度就提高了很多。

为了既有效结合学生生活实际,同时又能体现生活语文教材的特点,编者采用了“根据生活适应创设的学习情境,在生活语文中增加相应的阅读图片、跟读词句”的办法,例如在“学校生活”中学习“学校”、“教室”等内容来补充学生的口语词汇量,解决由于认字量少造成的学习局限;另一方面,在词语中有意识地结合学生的生活,用词语带出的简单易学的字,如“一年级”的“一”字等,作为识字目标,以利于学生理解和掌握。“目前,低年级段的生活语文与生活适应教材的匹配度能达到70%左右。”

生活适应教材主编穆颖介绍,三科教材在统筹时,除了注重各学科知识的融合与关联之外,也注重了开放性和拓展性;在内容设置上,注重进行“基础”和“拓展”的配合。比如一年级上册生活适应教材关于“洗手”的介绍,在基础板块中,教材带领学生学习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洗手以及洗手的具体步骤和方法;而在拓展板块中,则补充介绍除了使用香皂外,手的清洁还可以使用洗手液、湿纸巾等多种方式。“培智学校学生的一大特点就是行为刻板、迁移困难,这样的设置其实是一种场景的泛化和迁移,也是一种学习和训练。”

科学性:不同教材插图角度一致

“培智教材不仅要有生活性,更要有科学性。”生活数学教材主编王旭刚点出了新教材的另一特征。为了保证科学性,编写组的专家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比如在生活数学教材中,绝对不会出现“小红个子高”“小明个子矮”这样的字眼,“在数学语言中,这样的表述是不严谨的,‘高’‘矮’应该是一个比较的概念,是通过比较实现的,如‘我比你个子高’。”

徐勇雁还提到一个细节,教材原本设置的家庭场景中,每个家庭的墙面上都贴有装饰画,后来经过专家的反复讨论,装饰画被全部删掉,因为担心这样的细节会分散学生的注意力,干扰学生对主要学习对象的观察。

在类似的配图上,新教材都体现了极强的规范性,比如球场的制式、学生在跑道上跑步的方向等,“我们有老师作过比对,不同教材中出现的同一客厅的不同角度都是能对得上的。”王旭刚介绍。

“培智学校的孩子们虽然受到自身障碍的限制,但通过科学的编排能让孩子们一点一点取得进步,是我们教材编写者最欣慰的事情。”朱志勇说。

聋校

——物理教育增“声学” 数学接轨最前沿

随着人工耳蜗的出现,聋生的数量已经在逐年减少。然而,很多聋生由于通过听觉获取信息的局限,在表达、阅读理解和抽象思维能力等方面相对滞后,这都为聋校教科书的编写提出了新课题。


63d9f2d3572c11df26f974ee459617d5f603c20e.jpg


物理教科书里出现连环画

人教社物理室主持编写并出版了新版《聋校义务教育实验教科书 物理》共四册。据这套教科书的主编孙新老师介绍,上一个供全国聋校使用的物理教科书版本是在1998年,距今已有20多年。

聋校一线普遍反映,该教科书中的许多内容已显陈旧,严重与时代脱节,比如只选取了力学、电学的部分内容,关于声、光和热等内容几乎没有涉及。在教科书的呈现方式上也有些简单,“插图不够生动,与文字的相关性、连贯性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因此,新版教科书着重在这些方面进行了突破。孙新介绍,聋生由于听障的影响,使得用眼观察、动手操作成为他们最主要的学习方式。如何让聋生在观察和动手中最大限度地获取物理知识呢?他们在教科书插图的设计中,大胆地尝试引入连环画的设计理念。“通过事物连续变化的图景设计,帮助习惯于断续性思维的聋生将思维连续起来。”

实验是物理学习的重要部分,因此,也成了连环画最大的发挥空间。“主要在演示实验、探究性实验、物体运动过程等多个环节处进行了连环画的设计。”孙新举例说明,教科书在序言“科学之旅”中,就设计了演示“停止沸腾的水,浇上冷水后再次沸腾”实验的连环画插图:实验过程通过4幅图片进行了分解,把水烧至沸腾、烧瓶中的水停止沸腾、向瓶底浇冷水、烧瓶中的水再次沸腾。“一方面帮助聋生完成了连贯的思维过程,有助于他们对知识的理解,另一方面,帮助聋生打造身临其境之感,激发聋生探索未知、积极参与,在观察和动手操作的过程中获得愉悦。”

一般人还会有这样的困惑,聋生耳朵听不见,声学部分该怎么讲呢?新版物理教科书的另一大亮点,就是引入了声现象的学习。孙新介绍,在声学部分,新版物理教科书帮助聋生感受声音的产生,了解自己听不到声音背后的原理,同时个性化地添加了助听器保养、人工耳蜗等内容。

数学笔算步步文字提示

大版本、全彩色、光滑硬挺的纸质,新版聋校数学教材拿到手上,单从外表,几乎看不出与普通教育教材的区别。教材主编卢江曾经参与过普通教育数学教材的编写,对于两者之间的区别,她再清楚不过。“聋校教材每一册在内容量上大概是普通学校的三分之二左右,但是在编写思路和教学理念上已经与最新的数学教育理念接轨。”

卢江举了个例子,在上一版本、1995年出版的聋校数学教材中,关于统计部分,旧教材会直接给出统计图表让学生学习;而在新教材中,关于统计的学习是从收集数据开始的,并且会将学习活动置于具体的生活化场景中,让学生经历数据收集、整理、分析的完整过程,引导学生体会数据中蕴含的信息,学会用统计解决实际问题。“这正是数学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的变化。”

当然,针对聋生认知方式的特殊性,教材也有针对性的设计。“小步子、多循环、有铺垫、多复习。”卢江作了总结。比如,在课后习题的设计上,新教材就进行了量的倾斜,“加大训练的力度。同一知识点都比普通教育增加了练习。”

此外,新教材注意通过操作、语言和思维相结合的教学过程,对聋生进行缺陷补偿和潜能开发。比如,在笔算的教学中,除了通过直观图说明算理外,还用文字解释竖式中每一步的含义;让学生对着直观图和竖式“说一说竖式中每一步的含义”。卢江介绍,这样在帮助学生理解算理的同时,也能启发学生思考,将所观察到的用语言表达出来,促进聋生思维能力的发展。


来源:北京晚报